•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中心>西藏新闻>

一女人的自述:8年,我剪掉了西藏一部分男人的辫

2014-03-13 21:07 来源:西藏新闻网 点击:0

   据《西藏商报》报道 中国男人留辫子,曾经像女人裹小脚一样引起西方文明的震惊和好奇。后来,我们也许是为了社会文明,也许是为了民族尊严,也许是为了与世界接轨,也许……总之我们的男人终于剪掉了辫子,除了个别男人有“辫子癖”外,辫子是女人的专利,这已经成为中国人的共识。但是,在21世纪,在世界屋脊的西藏,作为一个弱女子的我,却有一段为男人剪辫子的难忘历程。

——那曲地区 杨晰

西藏:迈开大步向前走

    我的眼睛有些湿润,思绪把我拉回到8年前……

    那时候,我迈着蹒跚的脚步,带着梦想,来到打小就梦寐以求的地方——西藏。我一路风餐露宿到了那曲,接着从那曲来到嘉黎县城,没想到竟然不通客车,我只好坐在东风车车厢里,一路颠簸,从早晨5点到下午5点半才到了目的地。路颠簸得太厉害,我的头都撞出了几个杏一样大的疙瘩。

    从东风车上下来后的经历更加难忘。天阴沉沉的,天空中飘着细小的雪花。我望着一望无际的白雪,脑子里浮现出两个字:苍凉。空气稀薄,天寒地冻,我的身心都在战栗。我拼命地找呀,找呀,找遍了整个县城,才勉强找到一个招待所。

    第二天我到了街上,才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放眼望去,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眼中的县城:穷乡僻壤。这里人烟稀少,破旧不堪,街两旁的房子又低又矮,马路坎坷不平。冷风卷起灰尘、纸屑,直往人的眼里扑,仿佛要让人流出的泪水都变成污水一般。

    我灰心了,我害怕了,我想退缩了,我要做逃兵。

    于是,我鼓起勇气给家里打电话,可电话总是不通。一打听才知道,电话信号很差,遇到风雪天气,一个星期也难拨通一次。

    我也在问自己,连个音讯都无法跟外界沟通的地方,值得我在这里奋斗吗?

    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逃离这个地方。可钱包瘪了,钱没了。没有钱是回不去的。于是,我只好请家里人寄钱来,好不容易把求救的信息传递给家里人了,家里人答应尽快给我寄钱,要我耐心等待。于是,我像乞丐一样在这里等着,等着能把我带离这个魔窟般世界的钱。

    谁知道,这一等就是8年。
 

    谁能知道,这是又辛酸又好笑的8年。

    可是,我知道,这8年让我认识了一个新的世界,让我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我就是用这8年的时间,剪掉了西藏一部分男人的辫子,也剪掉了我自己心头的怨恨,开始了我的西藏情缘……

    当时,我是这样做的:电话打不通,我只好写信。电信和邮局共用一个营业厅,据说,写信一两个月能收到,如果不遗失的话。可以寄快寄,但那其实是电报,十天到半个月时间就能收到。我用仅剩的几块钱寄了快寄,庆幸我在这里遇到一个老乡,在老乡家里吃住,要不我真会饿死在这里。

    半个月过去了,钱没到。

    20天过去了,钱没到。

    一个月过去了,钱仍然没有到。

    这笔钱,至今没到。最后我才知道,家里人把钱寄来了,但又莫名其妙地退回去了!

    这可是我的救命钱呀!

    当时,我苦苦地等待,每天都跑邮局,跑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于是我开始在这破烂不堪的小县城闲逛。什么都没有,小吃店和商店就一两个,而且房子装修简陋,物品也很稀少,只有一些冻猪肉和一些从拉萨运来的萝卜、土豆、白菜,水果更是稀少,即使偶尔有些新鲜食物,也贵得让人瞠目结舌。我还发现,这里不仅物资缺乏,而且一个县城都没有一个澡堂和理发店。

    我跟老乡说起这件事,他说,这里人烟稀少,牧区男人还是留着清朝式的辫子,一般不喜欢上理发店。因风俗习惯,说女人剪头发对老公不利,女人就更不愿意进理发店了。但单位上的人却受不了,因为实在找不到理发师,就相互剪一下,以致县局级干部,头发都乱得像鸡窝,惨不忍睹。

    我眼睛一亮,开始了创业——开个理发店。

    于是,我找了一间十多平方米的低矮小屋,又去拉萨买回来一面镜子、一把椅子,我的理发店就算开业了。
   刚开业时,生意不好。因为仅靠单位里的工作人员,养不起一个理发店。有些牧民从没进过理发店,他们听说有了理发店,有一些人进来了,但不是来理发的,而是稀罕我的理发工具和用品。他们拿着理发工具左瞧瞧,右摸摸。自己在头上捣鼓,听说头油、摩丝等可以用到头发上,而且是免费的,就拼命往自己头上撒。

    他们高兴了,我却赔惨了。他们的头发长而且乱,这样的头发用梳子一梳,头发还没分开,梳子就先分成两半了。在这县城里买把梳子很难。记得有一次梳子全被弄断了,我只好用胶水把折断的地方粘起来,小心使用着。

    第二年,县城修建了第一座大楼,我找了一间大点的房子,装修了一下,开了一个像模像样的理发店。国家也在帮助这里修路架桥,整个县城开始三年计划改造,好多旧房子开始重建,外面也来了好多工人,县城里慢慢热闹起来,我的生意也好起来了。

    我的生意好,一方面是外来人员多了,更重要的是在我的影响下,牧区一些男人的辫子一个个地被我剪掉了。他们手里的钱多了,接触外面的世界多了,开始讲究美了,讲究卫生了,他们离现代文明越近。看到这些,我心里真的很高兴。

    经过几年的打拼和发展,我又重新装修我的店子,不单单美发,还增加了美容项目,里面还增添了好多高档用具和化妆品。我现在需要的理发工具和用品,根本就不用到拉萨买了,县城里就有。很多顾客高兴地说,这里终于有一家像样的美容美发店了。现在,来我理发店的人不是要剪辫子了,而是要我给他们做电视里的流行发型,他们希望变得潇洒干净,头发做得和明星一样漂亮迷人。女人们慢慢把过去的旧习惯丢了,开始染发烫发,我现在想的不是如何劝她们剪辫子,而是如何学习新的技术,我要跟得上西藏发展的步伐,跟得上西藏人向现代文明迈进的步伐。

    我常常用我的固定电话、小灵通、手机和电脑把我在西藏的感受告诉远在内地的亲人和朋友,我要他们知道,现在,嘉黎县城里有了宽带、有了发电站、有了高级酒店和歌厅……内地县城有的,我们都有,内地县城人享受的现代文明,我们都在享受着!西藏在改变,西藏人在改变,我也在改变!(那曲地区 杨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