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就7-5事件和新疆发展答问

2014-03-14 18:24 来源:新华网 点击:0

  新华网北京7月16日电 (记者谭浩、魏武)“任何企图破坏民族团结、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的大好成果的图谋注定是不能成功的,注定是要失败的。”

  “我坚信,在中央政府的领导下,在新疆各族人民的共同奋斗下,新疆的各项事业将继续向前发展。新疆各族人民继续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司马义·铁力瓦尔地在北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就乌鲁木齐“7·5”事件和新疆发展问题接受部分国外媒体记者集体采访。

  “‘7·5’事件就是一起反国家、反民族、反人类的暴力恐怖事件”

  “乌鲁木齐‘7·5’暴力犯罪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中国政府如何保证那个地区的社会治安能够稳定下来?”

  ……

  对土耳其(阿那多罗)通讯社、摩洛哥通讯社、半岛电视台、马来西亚通讯社等国外媒体记者关于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前因后果等问题,司马义·铁力瓦尔地十分肯定地回答——“事实证明,乌鲁木齐‘7·5’事件是由‘三股势力’在境外煽动境内实施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说,6月26日广东韶关发生新疆籍员工和当地员工群殴事件,这是一起普通的治安事件,有关部门已经进行了妥善的处理。但此后,境外“三股势力”多次密谋策划,借机造势,制造事端,蓄意利用这一治安事件煽动境内维吾尔族群众闹事。

  在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以后,以热比娅为主的“三股势力”,又继续通过网络、电视、电话等多种形式煽动,同时频繁接受境外新闻媒体的采访,鼓动分裂分子到驻各国的中国大使馆闹事,造谣诬蔑。

  “乌鲁木齐‘7·5’事件是一次严重的打砸抢烧事件,这种暴力行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允许的。”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认为,既然这种暴力行为已经严重危害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对各族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重大的损失,“我们当然应该依法严惩不法分子”。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说,乌鲁木齐发生的这次事件也是我近年来看到的最严重的一次,我在喀什地区生活了26年,当地也曾发生过一些暴力事件。但是,多数都是境外的民族分裂分子遥控,根本目的是破坏民族团结,破坏社会稳定,想把新疆从祖国的怀抱中分裂出去。所以说,这起事件不是民族问题,也不是宗教问题,而是破坏国家统一、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的问题。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认为,在乌鲁木齐“7·5”事件中,除了对于打砸抢烧严重犯罪的骨干分子要依法惩处外,对于其他的一些人将会通过教育等其他方式加以处理。“绝大多数新疆人民都是非常善良的,坚决拥护国家政策,维护民族团结、社会团结,只有极少数像热比娅这样的分裂分子,她影响不了广大新疆维吾尔族群众。”

  “事实上,在中国,群众之间的摩擦,甚至是有一些冲突,我们认为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要用和平、友爱的方式来解决。我们的政府有很多渠道可以解决群众之间的问题,比如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老百姓通过民主选举,选举出自己信任的带头人,通过人民代表大会的形式表达自己的愿望、利益和诉求。”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说。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移民政策’”

  “外界对中国政府处理民族关系方面包括‘移民政策’有一些质疑或批评,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您是如何看待热比娅搞分裂活动的?中国又如何看待阿拉伯国家在此事件发生后的立场?”

  ……

  来自摩洛哥通讯社、半岛电视台、马来西亚通讯社和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等国外媒体的记者,对于新疆的民族问题以及怎样看待国外反应等问题十分关心。

  对此,司马义·铁力瓦尔地一一予以回应: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移民政策’。”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说,新疆原来有13个民族,而现在常住的民族有47个。“正是因为新疆有发展潜力,所以各民族人民都有到那里发展的,而且新疆也与各民族有合作的关系,国外大企业、大集团也到新疆投资办企业,包括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周边国家也都到新疆发展经济。”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认为,各民族之间的平等、友爱、互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这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解放60年的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不同民族之间的团结和睦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他进一步解释说,在中国,相对于汉族来说,少数民族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是相对宽松的。“有些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根本没有实施计划生育政策。”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说,现在中国政府对少数民族政策的倾斜是一贯的,不仅体现在西部大开发中,还体现在尊重少数民族群众的宗教信仰、文化遗产等方面。尤其是改革开放、西部大开发以来,中央对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的倾斜的力度一年比一年大。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说,中国与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包括穆斯林国家都建立了外交关系,并且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双边、多边关系,和平外交政策是中国外交政策的核心。

  “包括阿拉伯国家在内的大部分国家都理解中国政府的立场,只有极少数人响应热比娅等反动势力,也有极少数国家的国会议员支持他们。”司马义·铁力瓦尔地强调说,中国政府反对其他国家插手中国的内部事务,中国也从不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我们尊重各国的自主权利。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表示,有些国家确实对中国政府的民族宗教情况不甚了解,甚至还存在着一些误解。“我们的态度就是,向包括穆斯林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介绍我们国内的民族宗教政策,介绍我们国家在改革开放方面的发展,这是我们国家的一项长期工作。”

  “我对新疆的发展充满信心”

  “您如何看待一些新疆维吾尔族人到其他省份工作的情况?”

  “中央政府在制定经济的配套政策上,对新疆提供了什么样的发展项目?或者会拨出多少款项来改善当地群众的生活?”

  ……

  对马来西亚新闻社、土耳其(阿那多罗)通讯社等国外媒体记者提出的关于新疆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些问题,司马义·铁力瓦尔地作出详细解答。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说,新疆少数民族群众到内地务工是非常平常的,和其他省区的务工人员跨省市流动一样,在中国市场经济不断繁荣的情况下,在生产生活条件得到保障的情况下,这是追求幸福生活的结果,新疆维吾尔族群众也因此改善了生活条件,学习到了先进的科学技术。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亲眼见证了维吾尔族群众和各民族人民和谐融洽相处的情形。他说,我自去年3月份到全国人大来工作,到现在已经快一年半了,这段时间中我已经跑了15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很多地方都有新疆维吾尔族的群众在务工,如开饭馆、办企业等。改革开放以后,各民族之间相互交流,对推动发展有好处。新疆经济今后的发展,也离不开中央政府和内地各省市的援助。

  “数字是能如实说明问题的。”司马义·铁力瓦尔地用一组数字,为自己的观点作出了注解。

  ——新疆生产总值(GDP)1978年的时候不到40亿元,2008年达到了4203亿元。人均生产总值1978年是313元,2008年是19890多元。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978年是13亿元,而2008年时已经达到了23141亿元。

  ——新疆进出口总额在1978年的时候只有2300万美元,而2008年是222亿美元。地方财政收入现在也大量增加,比如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1978年的时候不到7亿元,2008年达到了3601亿元。老百姓的生活收入也随着经济的发展而迅速增长,农民1978年的时候人均收入只有119元,2008年时已经达到了3500元。

  ——新疆1978年的时候粮食产量只有300多万吨,而去年已经超过了1000万吨。新疆生产的棉花产量是占全国的42%,新疆林果已经超过了1500万亩,各种牲畜已经达到了1200万头,现在新疆已经成为了粮食、棉花、林果、畜牧四大基地。就工业来说,在石油、天然气、钢铁、煤炭、建筑、加工、能源等方面,新疆已经形成现代工业体系。

  ……

  对于新疆的巨大变化,司马义·铁力瓦尔地有着切身体会。“1962年,我在乌鲁木齐新疆大学上学。当时,我从老家喀什坐卡车,用了9天才到达乌鲁木齐。而现在,坐飞机一个半小时、坐火车两个半小时就可以达到,交通运输非常方便。”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说,除了经济的发展,新疆的文化、教育、科技、卫生、体育等社会事业方面也得到了同步的发展。“两基”全部普及。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新疆只有一所大学,现在已经增加到了30多所大学。

  “中央原来出台的优惠政策‘7·5’事件发生后不会变化。”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认为,中央有一个很好的思想,就是共同团结奋斗、共同发展繁荣,没有少数民族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国的小康。“所以我相信,中央政府对少数民族地区加大关照、关心,少数民族地区将会同其他地区一样同步发展。”“我担任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有五年的时间,这期间每年都有一个文件用于支持新疆,以优惠政策照顾新疆。”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最后说,新疆是一个资源非常丰富的地方,在中央政府的关心下,我对新疆的发展充满信心,新疆的未来必将更加美好,新疆各民族的团结将更加和谐,新疆的经济文化将更加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