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中心>国际新闻>

朝鲜“元帅之箭”有何玄机

2015-10-28 09:39 来源:新华网 点击:0

2012年12月,朝鲜制作了纪念朝鲜成功发射“卫星”的纪念邮票。图/CFP

  火箭发射卫星与导弹试射,本就是左手天使、右手恶魔,被形象地比喻成“一母两兄弟”:每发射一次大推力火箭,就能为研发洲际弹道导弹积累一次经验,特别是两者共用的发射、推进及制导技术。

  近期,朝鲜频频暗示发射卫星准备已进入最后阶段,绷在弦上的“元帅之箭”,备受外界关注。

  造箭 划清导弹与火箭的界线

  1998年8月31日,朝鲜试射白头山1号火箭时,似乎并未刻意将导弹与火箭区别开来。从事后公布的画面看,墨绿色的涂装、短小的结构设计、较快的初始加速度,具有弹道导弹的典型特征。面对国际社会的谴责与制裁,朝鲜开始改变策略。

  2009年、2012年试射的3枚银河火箭容颜大改,具有了典型的卫星发射装置特征。从发动机串联情况看,送星上天需要运载火箭速度不小于第一宇宙速度,一级火箭难以胜任此任务,一般为2至4级。而弹道导弹使用1级或2级发动机,就能将射程远过1万公里,因此很少使用3级、4级。因为级数越多,结构越复杂,可靠性越低。而朝鲜银河系列火箭,无一例外采用的是3级结构设计。

  从整流罩开启时间看,运载火箭为送星上天,整流罩开启较早,而弹道导弹的所谓整流罩无需开启。银河3号火箭将光明星3号Ⅱ送入宇宙轨道,既有抛罩动作,也有实体卫星进入轨道。因此,银河系列火箭无论从结构设计、弹道轨迹都与洲际弹道导弹有明显不同。

  但鉴于朝鲜从事导弹活动的特殊历史,火箭发射仍被视为违背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的行为。

  舞箭 由秘而不宣到主动申报

  随着周边国家导弹探测及拦截技术的成熟,加上朝鲜火箭技术不过关、用射星掩盖射导舆论的此起彼伏,朝鲜转而以更加开放姿态彰显其和平探索宇宙的决心。

  一是强调和平探索宇宙。朝鲜2011年发表《宇宙是人类共同的财富》白皮书,宣称宇宙空间是人类共同财产,反对宇宙军事化。2013年出台《宇宙开发法》,强调以和平目的开发宇宙,解决对经济建设和人民生活必要的科技问题。

  二是遵守射星国际惯例。在2012年卫星发射后,于2013年2月向联合国外太空办公室登记,显示其有意遵守国际空间约定。今年6月,朝鲜国家宇宙开发局官员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明确表示,火箭发射前将提前通报相关国际组织和国家,10月中旬又积极申请加入国际宇宙航行联合会,以实际行动展现融入国际组织、遵守国际行为准则的意愿。

  三是对于发射设施不再匿影藏形。继2012年邀请大批外国记者进入朝鲜,参观西海卫星发射场和平壤西城区卫星指控中心后,今年又先后于6月、9月两次接受美国媒体采访,首次允许外国记者采访新建成的平壤普通江区卫星指控中心。

  亮箭 “元帅之箭”三大看点

  美研究机构通过大数据分析指出,朝鲜在2009年和2012年的卫星发射前后,均通过媒体就探索宇宙、发射卫星大肆造势。而今年5月以来,朝鲜媒体持续就和平探索宇宙集中发声,似乎为新一轮的发射奠定舆论基础。

  看点一:新型火箭。今年西海卫星发射场升级改造刚刚完成,发射塔架从50米增至67米,这意味着新型银河火箭将更高。

  看点二:新型卫星。2012年成功送入太空的光明星3号卫星,因设计重量轻、寿命短被外界诟病为“政治星”,而非“实用星”。朝鲜科学家近期也公开承认光明星3号卫星通信和数据传输存在问题,并一再暗示即将发射的卫星或为第2颗地球观测卫星,用于气象预报;或为地球同步卫星,用于通信广播。而朝鲜为确保卫星的实用性,势必要提高卫星质量,而前提就是要有推力更大的新型火箭。

  看点三:时机选择。卫星发射程序复杂繁琐,科技含量高,受制因素多。对此,朝鲜航天科学家们也承认,“鉴于太空探测活动面临严峻的科学挑战,所以认为我们要在特殊节日、特殊周年纪念日或者重大节日发射卫星的想法是非常错误的。”

  不过,外界对于朝鲜探索宇宙的行动了解太少,得出的结论多是建立在假设、判断、直觉基础上的猜测,“元帅之箭”究竟何时露出真容,值得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