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新闻热线:0895-4825741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昌都新闻 >

【人物】昌都有个“音乐王子”,他叫美朗多吉,也是全国政协委员

2017-03-20 10:33编辑:admin来源:昌都发布 评论:点击:

 

链接:他带我们走进“

神奇的西藏        

     

 

 

 

《世界我来了》——9岁工作,半生浸润艺术

 

 

 

我来了,带着喜马拉雅,

 

我来了,牵着雅鲁藏布,

 

朝着梦想铺成的路,

 

……

 

他来了,步伐稳健,神态自若。

 

提起艺术家,我们会想到什么?不羁的长发,愤世的神情,嘶吼的眼神?

 

但眼前的他身材精干,气质儒雅,眼神温和而坚定。这就是美朗多吉,一个创作了无数脍炙人口乐曲的音乐人,一位被誉为“西藏音乐王子”的艺术家。

 

乍看,美朗多吉更像是一位学者,而不是人们眼中“搞艺术的”。深谈下来才发现,他的平和来源于一种自信,更来源于半生浸润艺术的传奇经历。

 

1962年,美朗多吉出生在藏东重镇--昌都,他的父亲是来自云南德钦的解放军军官。提起德钦,人们就会想到弦子。在素有“歌舞之乡”美誉的德钦,弦子的风行程度是独一无二的。美朗多吉的父亲也深受影响,非常喜爱弦子音乐。于是,家庭成为了他第一个“音乐教室”。

 

“我小的时候很喜欢跳舞。我的父亲他在家里一高兴就是拉二胡,我那时候有5、6岁吧,就是跟着父亲的旋律跳”,美朗多吉回忆道。

 

这样的音乐启蒙一直持续下来,也为美朗多吉的一生奠定了“乐动”的基调。

 

“我上小学的时候,昌都有个‘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在招学员,就是那时候我被招收了,那年我刚9岁。9岁就参加工作了。”

 

随后的岁月里,美朗多吉先后进入昌都文工团,到西藏师范学院音舞系学习,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系,并在毕业后再次回到西藏,在布达拉宫下,开始了他新的艺术生涯。

 

 

美朗多吉从9岁那年起,便一脚踏入了音乐的殿堂,带着喜马拉雅的风,带着雅鲁藏布的云,走向了梦想。

 

 

 

《慈祥的母亲》——根植人民,才能汲取厚重

哦慈祥的母亲,

 

我是你用生命写下的历史,

 

哦慈祥的母亲是女儿们的太阳,

 

……

 

在与美朗多吉对话的过程中,他最常提起的一个词是“老百姓”。

 

“(歌曲创作)关键就是看老百姓喜不喜欢”;

 

“我们常说(音乐)要接受‘检验’,‘检验’是什么?就是老百姓会不会传唱你的歌。如果被他们接受了,我觉得是最幸福的”;

 

“为什么王洛宾的音乐有生命力?因为有生活。有了生活才能有底气,有了底气才更有热情,有了热情自然有了灵感”;

 

“越是平凡的,越值得尊重”。

 

话里话外,都能感受到美朗多吉对音乐的理解,那就是:根植人民,汲取营养。老百姓才是音乐的母亲,只有将自己“沉”下去,才能创作出真正动人的旋律。

 

说到这里,美朗多吉讲了个“酒香歌美”的创作故事。

 

几年前,自治区要创作大型乐舞《珠穆朗玛》,将组曲委托给美朗多吉。当时他就感到,必须要去一次当地。这么宏大的创作,没有生活单凭想象怎么行?于是他们一行人就来到了珠穆朗玛脚下的定日县。可到了当地,美朗多吉他们仍然迷茫,不知道要考察什么,不知道要找谁。后来,还是当地文化部门的同志给指了条路:有个80多岁的老阿妈会唱民歌,不妨去看看。

 

“于是我们一群人就赶到了这位老阿妈家。谁知,可能是羞涩,阿妈说什么也不肯唱,怎么办呢?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当地同志建议,阿妈是卖青稞酒的,你们不妨买些酒试试。于是,我们便一边喝着酒,一边和老阿妈聊着,时间一分一分过去,青稞酒的醇厚也上了头,老阿妈陪我们喝着酒渐渐也放松了,开始唱起了动听的民歌,一首又一首……”

 

沉浸在回忆中的美朗多吉说着说着也情不自禁地哼唱起了当时的曲调,悠长的旋律中,他似乎又回到了珠峰脚下,回到了那酒光盛着歌谣的时光里。

 

那次的采风,美朗多吉收获颇多,后来他以老阿妈唱的歌为蓝本,创作出了著名作品《向着太阳歌唱》。

 

 

 

 

《康巴汉子》--“音乐王子”,高原土地托起我

 

额上写满祖先的故事,

 

云彩托起欢笑,

 

胸膛是野性和爱的草原

 

……

 

如果说百姓是滋养美朗多吉音乐的母亲河,那么高原则是他吸取创作灵感的沃土。

 

自幼投入音乐界的美朗多吉在青少年时代就接受了系统的藏音乐舞蹈培养。

 

“我们那时候跳锅庄,就是跟着老艺人学。然后学弦子时,我们就到芒康,当地的老艺人也是一句一句地教,一把手一把手的带。有了这样的经历和从小的这种积累,现在一听到什么旋律,我马上就知道是哪里的音乐。”

 

“在我看来,昌都地区的音乐是多姿多彩的,是鲜花;而日喀则的音乐就是有厚度,像石头一样,所以我不说‘后藏’,我说那是‘厚藏’”。

 

“我们不怕跟时代联系不上,就怕丢了传统的东西。传统的文化是不能断的,传承有人了,根基才能更深。”

 

作为西藏文联副主席、西藏音乐家协会主席的美朗多吉在谈到西藏音乐的发展时,也满怀信心。

 

“任何事物都是螺旋式上升的,西藏音乐曾有过起伏。现在习近平总书记等国家领导人对文艺工作非常重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我相信有这样的好政策、有对文化的重视,这样的大环境和好的条件,西藏的音乐会‘有高原更有高峰’。相信西藏的艺术家们也会珍惜这种氛围”。

 

《多彩哈达》——履职政协委员,传播多彩藏文化

 
 

洁白的哈达,

 

这是一条天上的白云,

 

这是林中鲜花,

 

这是新西藏的祝福

 

……

 

音乐人、艺术家,这是人们对美朗多吉的定位。而从2014年起,每年3月份,美朗多吉的另一重身份更引人瞩目,那就是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履行自己为国家发展建言献策的职责。

 

今年,美朗多吉带来提案,仍然与音乐有关。

 

“今年我的提案是建设拉萨大剧院。西藏现在文化繁荣发展,各县乡也都有了文化艺术团体,但我们的展示平台却有限。拉萨作为一个文化腹心地区,还缺一个高标准的大剧院。所以我说拉萨作为西藏歌舞的‘海洋’,一定要有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具有藏文化特色的这么一个文艺场所。我们的民族文化需要一个很好的展示平台。拉萨现在常驻人口有90多万,这样的一个大城市,没有一个地方能让人享受、欣赏高水平的精神食粮的地方,是种缺憾。作为搞文艺事业的,这个提案也是义不容辞的。去年11月左右我开始做这个提案,我设想大剧院应该有四大功能,藏戏厅、歌舞剧厅、音乐厅和原生态展示厅。这样市民一进来,就能享受到不同的高水平、高档次的艺术作品和演出。”

 

在美朗多吉看来,拉萨已经完全具备了建设大剧院的条件,这里社会稳定、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作为旅游城市发展良好。另一方面,西藏的文化积淀也十分丰厚,宫廷音乐、藏戏、堆谐、热巴弦子,都需要让更多的人欣赏,多彩的藏文化需要一个展示窗口。

 

一个地道的《康巴汉子》,吟唱着《世界我来了》,他把人民当成《慈祥的母亲》,代表藏族同胞,用或激昂或动人的音乐,向人们献上《多彩的哈达》。

 

这就是美朗多吉,他是藏族人民的儿子,是可亲可敬的“音乐王子”,也是尽心履职尽责的政协委员。

 

 

 

 

人物简介

 

 

 
 
 

美朗多吉,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一级作曲家,西藏自治区文联副主席、音乐家协会主席,著名作曲家。2012年被评为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

 

1962年,美朗多吉出生在藏东重镇昌都。

1976年,在西藏师范学院音舞系学习导演,后转学器乐,主攻二胡。

1982年,美朗多吉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系。

1988年底,中央电视台和西藏电视台邀请美郎为作家扎西达娃写的歌词《向往神鹰》谱曲,旋律一气呵成,成为全国乐坛年度最受欢迎的热门歌曲。随后创作了《珠穆朗玛》《慈祥的母亲》《康巴汉子》《相约青藏》《白塔》《圣湖那木措》《雪山的女儿》《雪山彩虹》《多彩的哈达》《心中的昌都》、康巴卫视台歌《高原上的我和你》等100多首流传广泛的藏族歌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