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新闻热线:0895-4825741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援藏工作 > 人才技术 >

通讯:抗癌明星陈刚毅

2014-03-16 09:14编辑:admin来源:未知 评论:点击:

 面对突如其来的癌症病魔,陈刚毅没有退缩、吓倒,而是以健康、乐观的阳光心态勇敢地迎接挑战,用一种特殊的工作疗治配合治疗,终于使癌魔低头,安全地度过了手术后的两年危险期,生命活力正向一个个健康指标靠近!

  突然遭受癌魔袭击

  2003年下半年,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陈刚毅正在西藏214国道角笼坝大桥工地负责组织施工期间,常常感到肚子隐隐作痛。2004年春节回家,他感到肚子疼痛难忍,到同济医院作身体检查时,医生诊断他得了结肠癌。这一诊断犹如晴天霹雳,把陈刚毅炸懵了。

  他的妻子、单位领导和同事,谁也无法相信,平素身体素质极好的陈刚毅竟然会得癌症!?

  1963年,陈刚毅出生在鄂南山区农村。哥哥姐姐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弟弟虽然个头不高,长得却结结实实,上高中、中专时放假回到家后,插秧、割谷、挑土,什么农活都干。

  20多年过去了,他就读湖北交通学校时的同班同学王再喜仍记忆犹新:每天清晨,学校操场上都有陈刚毅长跑的身影;他是班上的足球队员,在交校杯足球联赛中,他的一脚倒勾进球曾使班足球队获得冠军,成为全班同学的美好回忆。

  每次从湖北武汉来到西藏境内角笼坝工地,陈刚毅和角笼坝大桥项目办的四位同事都要乘车沿滇藏线走过300多公里的崎岖山路,翻越海拔近5000米的白马雪山。由于山路弯道较多,加上高原反应,路上其他四位同事都晕车,只有陈刚毅一人不晕车,身体最好。

  总投资逾亿元的西藏214国道角笼坝大桥是当年交通部的重点援藏项目,委托湖北省交通厅承担建设管理工作,陈刚毅被任命为项目法人代表。这事业心和荣誉感极强的人决心拼命也要把工程做好,为湖北争光!

  2003年4月7日,角笼坝大桥项目办5名成员从武汉启程飞赴拉萨,开始赶制招标文件和审查设计方案。项目办大都是刚刚大学毕业、缺乏实践经验的年轻人,对要开展的工作一时插不上手,帮不上忙,所有压力都压在陈刚毅一人身上,他日夜伏案赶编招标文件,每天只睡3、4个小时,有时甚至通宵达旦,实在支撑不住了,就以浓茶和香烟提神。睡眠严重不足、极度疲劳加上强烈的高原反应,使他吃饭没有胃口,只能用白开水泡点米饭勉强咽下。在5月底,项目办制作和发售完了招标文件,为工程施工争取了时间。但在短短40天,陈刚毅却瘦了10多斤。陈刚毅如今反思,在这段时间,他的饮食和睡眠全打乱了,可能导致免疫机能下降,内分泌系统紊乱,为癌细胞侵入体内以可乘之机。

  项目办租用盐井乡四海香酒店的三楼几间房做办公室。酒店就在办公室楼下,项目办却自己开了厨房,平时得到百公里外的芒康县城买菜,因为土豆好存放,项目办5位成员买得最多、吃得也最多的是土豆。四海香酒店个体老板祝志利说,陈刚毅平时生活不太讲究,很少不到酒店吃饭,有时出差回来太晚,项目办厨房开饭时间已过,才在酒店吃饭,点的菜也极少。有一次,他和另外两个同事回来晚了,只点一荤一素,包括饭钱一起不到20元钱。

  “工作疗法”产生奇效

  陈刚毅被检查发现癌病不久,便做了切除肿瘤和20公分结肠的手术。在手术后化疗之初,他紧闭双眼,自己仿佛成了汪洋中的一条船,眼前只有无际的黑暗和汹涌的波涛,看不到生命的彼岸,陷入了绝望之中。他日日夜夜、反反复复叩问上苍:我到底还能不能活,还能活多久?

  贤惠的妻子强装欢颜,设法安慰他;设计院的领导和同事常到病房看望他,鼓励他;肿瘤科医生在精神上开导他,千万要保持乐观,在某种程度上,癌症患者的乐观心态比药物治疗更重要、更起作用。他听着,觉得医生说得也很在理。想到设计院的同事程高华患胃癌已经8年,却仍在努力工作、积极生活着,也就不再那么恐惧,也逐渐恢复了镇静、自信和乐观。

  “毛主席说过,在战略上要重视敌人,在战术上要藐视敌人。对等癌症也应象对待敌人一样。癌症并不是绝症,只是比其他病稍重一点而已。”他对癌魔的认识更清楚明朗了,但对死亡的恐惧又迅速被心灵的空虚、烦燥所代替代。以往,陈刚毅昼夜忙忙碌碌;如今,他躺在病房,坐在家里,整天无所事事,感到自己成了一个废人,心里空空荡荡,烦燥不安,时常无端地跟妻子发火、吵架。

  手术前几天,他就在忙着跟要进藏的项目办人员安排工作,计划着自己手术后再次进藏的时间。2004年4月,角笼坝大桥工地出现严重塌方,陈刚毅一听到这个消息,更是呆不住了,一心想到工地去看看。他就找院领导软缠硬磨,跟妻子交心谈心,表达赶赴工地的急迫心情。

  由于手术十分成功,陈刚毅身体恢复较快,做完一次化疗后,他在妻子的陪护下,于5月8日踏上了去西藏角笼坝工地的遥远路途。细心的妻子发现,陈刚毅一路上手紧紧地抓住车上的扶手,眼盯着道路前方,时不时与司机搭话。以前他上车就睡觉,把命交给了司机,生病后比过去更加看重生命了。

  武汉高拔20多米,而去角笼坝工地必经的白马雪山山路海拔近5000米,身体健康的人都会有强烈的高原反应。陈刚毅经过手术、化疗后,身体体质差多了,高原反应明显而强烈。这是化疗后第一次进藏,缺乏经验,没有带氧气瓶,穿越雪山上的山路时,他头疼、胸闷、心慌,呼吸极度困难,妻子在一旁十分焦急,车上的人都帮不上忙,生命面临着危险。在10个月内7次化疗期间,陈刚毅先后4次进藏。他吸取第一次的教训,后来3次进西藏,都要买好氧气瓶再上雪山。第四次进藏时,正是冬天,雪山上氧气稀薄,山路结冰,车走更慢,翻过白马雪山,他吸完了近5瓶氧气。

  来到魂牵梦绕的角笼坝大桥工地,他象见到了久别重逢的故人,高山山巅的蓝天和白去、澜沧江清澈的江水和纯朴的藏民仿佛都对他那么情深意切,使得干劲倍增,忘记了自己还是一名重症在身的病人。施工单位要他对工程量审核签字后才能拿到工程款。他一到工地,施工单位就派人送来了积压的工程计量资料。可他连拿笔的力气都没有,他坐一会,喝口水,喘口气,扒下来又继续计算审核。由于化疗后身体素质变差,高原反应明显,半夜里他仍迷迷糊糊睡不着觉,有时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但他却能够安然忍受这种折磨。

  陈刚毅深有所感地说:对于癌症,工作是一种最好的精神疗法。到工地后投入工作,表明我还能做事,从精神上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心情也好多了。

  为陈刚毅做过多次化疗的同济医院教授胡国清认为,从动物实验看,免疫功能调节好了,对一些动物的肿瘤有抑制作用。从临床观察,一个怀有健康乐观心态的癌症患者比其他有心理障碍的病人治疗效果要好。患者手术后总呆在家里,还有可能产生抑郁症,对其免疫功能产生消极影响。对一个事业上有所追求的患者,让他去做负荷适度的工作对他治愈疾病、恢复健康还有好处。

  在工地上,他随身携带着提高白细胞指标的升白药、护肝药和希罗达化疗药,每天三次,准时服药。他说,不吃药,下一次绝对不能再做化疗,要配合医生,不能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不能自我放弃,不然再好的医生也治不好你的病,救不了你的命。妻子也说,自从得了病后,他听话多了,叫他吃药就吃药,叫他睡觉就按时睡觉。

  有的患者听说得了癌症,精神就垮了;有的在化疗过程中受不了折磨,精神也垮了;有的是癌细胞在全身扩散后便自然死亡。根据陈刚毅结肠癌肿瘤切片化验分析结果和病情、身体状况,医院作了7次化疗的手术后治疗方案。历经7次化疗,陈刚毅深有感触地说,化疗过程十分痛苦,是对人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和摧残。肉体上,化疗后对食物闻都不想闻;在精神上,好象自己掉在了沼泽里要下沉一样,拼命向上挣扎。第7次化疗结束后,陈刚毅庆欣自己终于脱离了苦海,从沼泽中爬上来了。

  脱离苦海,爬出沼泽,陈刚毅付出了百倍艰辛。每次化疗,医生都要先检查患者体内各项血象指标,达到要求后才能做化疗,达不到要求则打针注射药物强行提升各项血象指标后再化疗。他看到,有的病友化疗后,不愿吃东西补充营养,自身血象指标升不起来,不得不靠人工注射药物提升,化疗后身体很快垮了下去。而靠自身体质使血象指标达到化疗要求,化疗时对自身免疫系统的伤害、摧残要小一些。为了尽量减少靠打针注射人工药物提升血象指标做化疗的次数,每次化疗之后,陈刚毅哪怕感到极度恶心,总想呕吐,没有食欲,他还是强迫自己吃稀饭、喝牛奶,吐了再吃再喝,靠自身补充营养、提高体质。在化疗期间,他还坚持每天早晨和晚饭后到附近公园散步,来提高自身体质,且已悟出自己的独特感受:走一大圈,2公里左右,不快也不慢,太慢了起不到锻炼的作用,太快了,感到累,也伤身体,散步的速度控制在身上微微发热即可,锻炼效果最好。除此之外,他每天还坚持睡午觉半个多小时。

  过去,陈刚毅哪有闲功夫关心营养食谱。患病住院期间,他对发到病房的每份保健、抗癌资料和书籍,对亲戚朋友从网上下载的《齐国力教授谈保健》等资料如获珍宝,仔细阅读,有的内容甚至拿笔记下来、照着做。谈着癌症患者的饮食调养,他俨然成了半个饮食营养专家。他说,蔬菜含的激素少一些,荤菜含的激素多一些。要多吃粗粮、蔬菜和水果,我得病后,家里更多的是吃蔬菜,春天吃蒜苔、菜苔,冬季吃萝卜、白菜;我家水果不断,没有就买。吃点肉可以增加营养,不吃肉不行,但要少吃肉;吃排骨肉尽量吃直排,用排骨和萝卜或海带炖排骨汤喝;鲫鱼、鸡肉等孕妇常吃的鱼肉也要少吃;不吃人工饲养的大鱼,人工饲养的一般含有激素,吃小刁子鱼,用油煎着吃,而不要油炸了吃。多吃绿色食品,尽量不要吃辣椒,要吃也只吃菜椒。

  15日,记者在陈刚毅家采访晚了,受邀在他家共进晚餐。餐桌上摆了三菜两汤:蒜苗炒鳝鱼、素炒菜苔、小白菜和土鸡汤、脚鱼汤。他说,化疗期间根本不吃鸡肉、鳝鱼,只吃青菜等绿色食品;化疗结束后,鸡肉、鳝鱼也吃得很少。在餐桌上,看着他拿着筷子夹起青菜,大口大口地吃菜苔、小白菜,记者笑着说,你现在成蔬菜大王了。他也笑着说,寺庙里的和尚长期吃素,大都身体健康,这是很有道理的。

  好人一生平安

  陈刚毅可能永远忘不了他做肿瘤切除手术的时间:2004年2月25日。手术后已过两年,肿瘤较容易复发、转移的危险期过了。

  从医学角度讲,对包括结肠癌在内的消化道癌病,治疗五年后没有复发、没有肿瘤存在就叫治愈,这五年称为癌症患者的五年生存期,而治愈后肿瘤再复发的可能性极小,其治愈的百分比叫五年生存率。对中期偏晚的肠癌病人,单纯通过手术治疗,其五年生存率只有56%;手术加化疗,其五年生存率可以到达63%,最高达到70%。

  陈刚毅能度过五年生存期吗?记者发问。

  在住院期间,陈刚毅向医生借阅过一本大部头的肿瘤学书,对照结肠癌的章节研究过一遍又一遍,对自己的病情已了如指掌。谈起自己的病情,他十分自信、坦然:五年生存率已超过了50%。有些体质比我差的人得癌症后都能活下来,我的身体素质一向较好,我就在这可以活下来的50%以内,没有半点问题。在工地上,在化疗期间,那样艰难的条件我都挺过来了,今后只要不发生突发性病变,就不会出现问题。现在,我在生活上更注意了,也不会发生什么突发性病变。

  同济医科大学附属同济医院胡国清教授为陈刚毅做过化疗,对他的治疗效果也十分乐观:肠道很长,病情很隐蔽,一般早期肠癌很难发现。而陈刚毅的癌病发现较早,手术成功,肿瘤切除没有残留,辅助化疗效果也不错,加之他心态乐观,治疗后已进入了第3年,估计可以顺利度过五年生存期。

  2004年11月,陈刚毅做完了最后一次化疗,后来开始定期身体检查,检查结果表明,陈刚毅手术和化疗后,身体健康状况正逐渐向好。到今年3月,一共做了4次检查。前2次白细胞低于正常指标,后来趋于正常。虽然血小板指标一直不正常,但一次比一次提高,从最初检查的5.5万,上升到今年3月的9万多,离10-30万的正常指标最低值越来越近。

  历经生死之后,他对人生有着自己更深刻的领悟:我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根本不需要身外之物名和利,只希望能吃饭、休息、工作,健健康康地活着,和妻子、女儿一起过平静正常的生活。

标签: